賓路易師母小傳

目 錄  

一、我已分別你為聖

二、我已分別你為聖

三、得著能力作見證

四、結出許多子粒來

五、只知道耶穌基督

六、和他一同受苦

七、我為你們受苦

八、得以從死裡復活

廿世紀初,普世復興與賓路易師母十架信息

 

六、和他一同受苦

  「和他一同受苦,傚法他的死。」(腓立比書三章十節)

  在將近四十年事奉主的過程中,有一個原則是她山上的樣式。她決定不發動什麼,或者推動什麼,她的眼睛注視著神,在與神面對面的交通裡,她深深感覺,憑著自己,她不能做什麼。凡她看見父神所作的(約五19),她就謙卑而堅決地順服天上的異象。

  她在「主的引導」一書中寫道:「我清楚看見:與基督同死的原則,乃是信徒充份被神使用的基礎。與主同釘十字架,才有空位讓祂充滿我們。我們惟有甘心情願走十字架的道路,完全降服祂,才能合祂的心意,合乎祂使用。這是何等的見到,有時何等深奧!」在她的教導中,最重要、最寶貴的地方,是詳細述說了:聖靈如何在一個肯降服的信徒身上動工,在各方面引導他,一直達到奧秘的源頭。我們不但要與主同釘十字架,並要與祂一同復活。

  在她晚年之時,有人勸她退休靜僻之處,致其餘力於文字工作。她的答覆乃是:「他們實在不明白,我並非是一個有文學造詣的婦女啊!若不是從神所領受的,我連寫一句都不能。」

  她有嚴重的肺病,身體極其虛弱,她卻被神重用,神的能力托住她──她能勝任繁忙的工作。神不但藉著她興旺了本國(英國)的事工,神還差遣她到別國去。她曾到過瑞典、俄國、芬蘭、丹麥、加拿大、美國、印度。神藉著她使許多人靈性復興而蒙福,神藉著她使許多人的靈魂蒙拯救。她每一次的領會都有神的同在,看到聖靈深入人心的工作──多人在神面前流淚禱告。散會後就有許多人來找她個別談道。當她在俄國聖彼得堡工作得精疲力盡時,有人送她到莫斯科去休息。從一下一段經歷中,我們可以看:她是何等順服!何等信靠!「我染上了重感冒,又開始咳嗽,我知道主要在我身上工作,我在旅館中花一些時間禱告,我看見主在對付我:在這人地生疏的莫斯科,沒有禱告的同伴──祂讓我患了重感冒,這真是一個蒙福的考驗。我心中沒有絲毫恐懼和疑慮,我並不孤單!身處俄國和家鄉沒有兩樣。在一個陌生之地,重新證明祂的能力是何等可貴!我跪下禱告說:彼得堡的工作必須完成,我一定得痊癒,這樣才不會令那兒的人失望。然後,我翻開聖經,讀到『耶穌頓時覺得有能力從自己身上出去,……說……你的災病痊癒了,』失去就這樣成了,我的鼻涕立刻止住了。我的同伴回來看著我說:『你是好多了嗎?』我說:『是的,主醫治了我。』我覺得重新得力,頭腦清晰,可以從容坐下來寫作。」

  這是她第二次到俄國後寫給一位姐妹的信:「神如何地改變了那些人的生命,去年祂所賜的福氣已深深植入這個國家,今天這福氣進入了更深的境地。在俄國最後的一周,是全力爭戰為要得人的一周;器皿破碎,活水江河湧流而出。沒有人抵擋這信息,每一個人都從裡面接受了。神讓我更清楚地看見:這爭戰是要除去空中黑暗的權勢,我們當奉主的名奪回陣地;如此聖靈才毫無攔阻地自由運行。我靈裡的負擔日益沉重,『被壓太重,力不能勝,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;自己心裡也斷定是必死的,叫我不靠自己,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。』(林後一8-9)我現今更明白,我需要祂復活的生命,將我從幽谷拉起,進入得勝之地,並將陣地從仇敵手中奪回。神差遣我到世上黑暗之處,叫我們立足其間,然後奉主的名得勝。我們在產難中可能『被壓太重』,直到如同死了一樣,好叫基督復活生命將我舉起,帶到得勝之地。這樣,黑暗的權勢必被擊潰,生命的靈才能毫無攔阻地自由在人們中間動工。讚美神。」

  她寫「十字架的信息」(The Message of the Cross)一書的經過是這樣的:一八九八年元旦,神賜給她耶利米書一章十節,十七節至十九節:「看哪,我今日立你在列邦列國之上。為要施行拔出、拆毀、毀壞、傾覆,又要建立栽植。所以,你當束腰,起來將我所吩咐你的一切話告訴他們。不要因他們驚惶,免得我使你在他們面前驚惶。看哪,我今日使你成為堅城、鐵柱、銅牆,與全地,和猶大的君王、首領、祭司,並地上的眾民反對。他們要攻擊你,卻不能勝你,因為我與你同在,要拯救你。這是耶和華說的。」為著搶救一個被惡者所捆綁的靈魂,她經歷極大的屬靈爭戰,甚至與撒但肉搏。她從俄國回來後的日記:「身體一直疲乏不堪,雖然身體軟弱,但可清楚感到神同在。然後,仇敵來了,我無法得勝,幾乎要從戰場上敗退下來。神允許我安息,但我在安息中又活出天然生命來:因我再度俯就天然生命,於是我的舊病接踵而來,我又開始咳嗽;主指示我歌羅西書第二章十至十五節,祂要我將老我與祂同釘十字架上;這個天然生命,是仇敵攻擊的對象。將已生命釘在十字架上,就能在祂的復活生命裡得勝有餘。感謝主,從那時直到現在,我的健康一直不錯。我的全人得到了釋放,復活的生命再度出現。」

  她將錨穩穩拋在神的信實裡。每逢遇見難處,這個脆弱的骨架幾乎被摧毀時,她心靈深處總是又聲音說:「看哪,我今日使你成為鐵柱。」她立刻回答道:「神啊,在你沒有難成的事。」從新年第一天開始,她就處在魔鬼勢力的爭戰中,身體幾乎為之崩潰。到了受難節那天,魔鬼的攻擊如暴風雨迎面襲來;但神原有祂的美意,因為只有如此,祂的器皿才能更完美。在她十字架信息的序言中說:「若要述說十字架的信心,就必須喝祂的杯,受祂所受的浸。」經過數月與惡魔的激烈爭戰,她終於藉著十字架向撒旦誇勝。她永不忘記神的大能。

  恢復健康後的第二日,賓路易師母遂即前往英國中部的諾丁漢(Nottingham),她在那裡主領的聚會得著主大大地祝福。有一位白髮的年老聖徒前來看我,嚴肅地對我宣告說:「神已經給我極大的責任,把國度的奧秘託付了我,我應當十分忠心,不可退縮。」這些話使我震慄不已。好像是神的聲音,招呼我重赴戰場。我告訴主,我既然已經將我軟弱的身體和一切的重擔拋棄十字架上,我願意再一次站起來,作神的使者。我的身體得著了釋放,復活的生命重新湧流。翌日,我坐在書桌前,心思和身體都十分新鮮有力,神開始將祂的亮光交通於我。

  一八九八年三月二十八日,神賜給我「十字架的路」,從那一刻起,整個陰府全都騷動起來。神的手在我身上,我將祂所指示的紀錄下來,有一周之久我的手不停的寫,我簡直在陰府的門口寫作。我以前我早已認識祂的死,然而這些從乃是從外面來認識的——審判廳,被棄絕等等;現在我學會從祂的心裡面來認識祂的死。就是『祂所喝的杯』,這是我從前所不知道的。在最黑暗的時刻,神賜給我詩篇第二十二篇。我感覺到主在十字架那刻所受的傷痛,聽見陰府的眾惡魔,藉著站在十字架四圍之人的口,譏笑祂說,你這樣依靠神,全屬虛空,神若喜悅你,必定聽你的呼求,應該及時救你啊!神竟然撇棄了你。「祂的神多無用,如果神喜悅祂,應該救祂啊!」這是祂的道路,我的心安息了;然後,神明確地應許臨到我,我由經歷十字架而得到這篇「各各他的十字架」的信息,必將帶著十字架的大能,傳遍地極,使人出死入生。似乎我的整個生命經歷都在這本書裡面,都浸在流淚谷裡。我經歷產難之苦,才完成這篇信息的托付。

  受難節(Good Friday)是一個祝福的日子,神從未給過我這樣的信息,就整天安息在各各他山上。自從兩周前神開始啟示我這個信息,神一直帶領我經歷各各他。可以說整個冬季,我是一再地『為耶穌被交於死地』,尤其在受難節前十天內,我經歷了一生最可怕的時期。

  一位肢體寫給賓路易師母的信:「你所傳的『各各他的十字架』,真是從神來的信息,這是由痛苦產生出來的燦爛寶貝。你的受苦,已成為彰顯神大能的憑藉。你指出神要藉著人全然的無望,引入進入復活的得勝裡。關鍵在於破碎人天然的美德,這會使許多人陷入絕望。人必須向他天然的『好』和『己之美德』死去;然後才能靠著神的大能復活,過一個自由、平安、榮耀、得勝的生活。」

  她的信:「『……常常禱告,不可灰心。』(路十八1)求神教導你們如何禱告,為什麼事禱告;好叫你們合乎祂的旨意。求神教導你們從祂的觀點、從永恆的屬靈觀點來禱告;而不是從屬世的觀點、滿足己生命的觀點來禱告。空中的壓力如此大,我們只有藉著不住的禱告,來呼吸屬靈的空氣,吸取屬天的能力;否則,我們就無力抵擋那空中屬靈氣的惡魔。」

  書信:「我也要謝謝你們為我的健康禱告,神已經聽了你們的禱告,神已將新的力量賜予我這勝過死亡的生命。去年冬天我在南海休養時,發現『死的權勢』在我身上掌權。我想神不只是要使我身體暫時得醫治;祂要我領受祂所要我領受的,看見祂所要我看見的,得著祂所要我得著的。之後,亮光慢慢來了。聖靈突然將羅馬書第四章的經文向我揭開,從那一刻起,死亡不再有權勢,開著神的話作武器,勝過死亡。」

  早年的開西大會有幾次是在工業危機中舉行的,只靠著不住的禱告來對付黑暗權勢。特別是一九二一年的大會:就在大會舉行之前一周,英國面臨大戰結束以後最嚴重的一次危機,全國決定在四月十五日大罷工;而會期是十八日到二十五日。如果真是大罷工,交通停頓,大會就不可能舉行。

  倫敦和其他各地的「禱告爭戰小組」也面臨考驗,因他們已為此大會禱告了好幾個月,求神使大會的影響遍及全世界,倚靠基督的十字架能力得勝控制掌權者。他們的信心能否經受這次的考驗?眼看會期就會臨近,眾聖徒的禱告似乎落了空。外面的環境如此黑暗,然而我們不敢冒然取消大會;這樣會消滅我們的信心;往前行似乎不可能,但是神能,……。眾聖徒與黑暗權勢爭戰,十四日深夜,信心面臨挑戰:「主啊,這次大會是你所計劃的,是你的旨意,求你徹底打破仇敵的計謀。」事就這樣成了!在那一刻,工會代表與國會議員的談判出乎意外地達成了協議。

  第二天,全國大罷工消聲匿跡,撒旦的攔阻一掃而空;神的子民得以昂然前進。大會中,我們單單傳講十字架的信息,它不僅是指勝過罪惡、世界、和環境,也包括勝過黑暗的權勢。只有十字架能將撒旦擊敗。十字架是一切教訓的中心,也是合一的中心。實際經歷十字架大能內在的工作有多少深──己生命釘死有多少深,真理的靈就必將無窮的真理向他啟示有多少深。

  這既是神的道路,我的心也就可以安息。於是祂給我一個確實的應許說,這個從深處經歷十字架而釋放出來的各各他信息,必傳至地極,在十字架的大能裡,將『由死而生的生命』帶給一切尋求的人。

  假若十字架的實在異象會臨到別人,像臨到我一樣,這本書就能使人得益。這對我是十分神聖的,我的生命似乎都在裡面,透在流淚谷中。在我已往的著作中,這是一本最最『出乎神』的書,好像這是祂在我裡面六年深刻工作的結局,一切似乎都薈集在這本書裡面。永遠是「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」,這本書印上了各各他的印記。

  受難節翌日,我回到黎賽德(Leicester),預備完成這篇信息。我覺得什麼都得放下,讓這篇信息可以告成,這種代價表示神必須在信息裡面說話。週一只剩下末章未寫。週二晚我赴倫敦。在此我必須補上一句,我未赴倫敦之前,神答應了我的祈求。禱告遲遲未應的原因,乃是使我能「飲祂所飲的杯」。現在在週二祂將我所求的靈魂,帶到我面前來,已經完全融化了。

  下主日,我在主前等候最末了的一章,當我跪下禱告時,羔羊在寶座中間的異象臨到了我。我最後一章似乎是從榮耀婼蝷U的。於是這本書完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