賓路易師母小傳

目 錄  

一、我已分別你為聖

二、我已分別你為聖

三、得著能力作見證

四、結出許多子粒來

五、只知道耶穌基督

六、和他一同受苦

七、我為你們受苦

八、得以從死裡復活

廿世紀初,普世復興與賓路易師母十架信息

 

三、得著能力作見證

  「得著能力作我的見證。」(使徒行傳一章八節)

  一八九二年得著第一次己生命的啟示後,她就每週與同工們聚集,一同等候神,專為得著能力的澆灌,願意神傾倒祂的靈在她們的工作上。她們愈禱告愈覺得,神必須先在她們裡面作工,然後神才能祝福她們的工作。賓路易師母自己參考了許多書籍,要查考神是否應許祂的兒女,可以得到聖靈的內住和能力,如同五旬節的日子一般。結果她是越讀越糊塗,各派的說法使她覺得迷惘。最後,她這樣寫:「我說,我要直接到神面前,請祂向我證明,這種事奉的能力是否我也有分,使我得到釋放,有口才說話,正像彼得在五旬節的時候。我來親自試驗一下!於是拋棄所有書籍,放下各種理論。在窮途末路之時,我說,我要到神面前去。從此我拒絕一切問題,決意在自己經歷裡去證明這件事。當我這樣仰望神的時候,逐漸在我裡面起了一個深切的願望,我願付出任何代價來得著這個事奉的能力,最後這變成我主要的願望,我能在神面前呼籲說,只要祂垂聽這個禱告,什麼祂都可以從我拿去。這種態度是經過了一個很冗長的時期才有的。那時我的意志已經絕對降服了神,從今以後我無須再打這個『意志降服』的仗。我可以這樣說,祂能絕對隨意待我,只要祂賜給我彼得在五旬節所得著的那聖靈的釋放。

  「彼得是我擺在主面前的榜樣。我看出彼得在那日並不懼怕,並無侷促不安。我深深感覺,我最大的需要是脫離這種不能自約的敏感,同時尚有一種說不出話來的情形幾乎控制了我。我向主呼求著:『我要得著彼得在五旬節所得到的拯救。不管別人如何稱呼它,假若『聖靈的浸』這個名稱不恰當,求主給我準備的字眼。問題不在字句,我要的是這個聖靈裡釋放的事實。」

  就是這樣,我迫切地抓住神。人和人的說法全部從我的思念裡退出。有一個極大的平安臨到我心,使我知道神必定成就我所祈求的,我也能安靜耐心地等候神的方法和日期。

  「如此我學習了『等候父所應許的』的真實意義。我已達到一種境地,有一個安靜等候神的態度。相信神必照著祂自己所定的日子應允我的呼求。我照常做事,並非表示冷淡,反而表現一種信心的穩固。然而我確實受到嚴重的考驗。此後我的經歷是一連串更深的失敗的感覺。一切似乎有每況愈下之感,全無我所期望的步步高陞的狀態。我早先所有的,好像反都遺失。我的敏感日漸加增,說話時的懼怕亦變本加厲,似乎一切都是失敗。」

  此時適有一位蘇爾托(Miss H.E.Soltau)前來主領婦女聚會。首次聚會結束後,蘇爾托姊妹對賓路易師母說:「我必須從倫敦邀請姊妹前來這裡禱告,因為這個地方正像銅牆鐵壁一般。這裡沒有突破,缺少夠多的禱告。」什麼?是一座『銅牆鐵壁』?賓路易師母常以這個聚會誇口,她自己說:「我想全國沒有比這裡更好的聚會了。我曾經向她們說到奉獻,她們全都奉獻了。這樣的人何等容易將屬靈的東西吸收到頭腦裡,而沒有接受到生命裡!「沒有突破?」我不懂她指什麼。她說需要突破,我就袖手旁觀,靜候結果,直到最後我看見許多人因著這位已破碎的使者而告破碎,很多人來到基督腳前。到了週末,的確突破了——每次聚會都有人得救。於是我說,『莫非這就是你所說的突破』?這件事教育了我!」

  這次聖靈能力的彰顯,加增了賓路易師母迫切尋求的心。她再度禱告說,「神阿!將你在五旬節作在彼得身上的,也作在我身上。」於是神的靈開始盤問她,把她心中的意念和隱情全部顯露出來。這裡最好還是由她自己來說:「神的靈問我兩三個尖銳的問題。首先的問題乃是:『我若答應你的呼求,你願否作一個不受歡迎的人?』『不受歡迎!』被人厭棄?好吧,我甘心樂意。縱然我從未面對這個問題,我表示願意。第二個問題乃是:『為何我渴慕聖靈的充滿?』是否為著工作的成功,使我被眾人認作一個大有用處的工人?假若聖靈充滿使我在別人眼光中成為萬物的渣滓,工作又似失敗,我尚渴慕聖靈的充滿否?這件事我也從未想到,然而我立刻同意,憑主喜悅,調排一切。第三個問題乃是:『我願否沒有任何偉大的經歷,單憑信心,完全依靠主的話而活而行?』但是我說,『我以為凡得著聖靈的浸的人都有一種經歷?芬尼(Charles Finney)和馬漢(Asa Mahan)豈不是也有特別的經歷嗎?如果沒有這一個經歷,我怎麼曉得究竟我是否得到了沒有?』我在裡面有一個微小的聲音對我說,『你願否單單信我的話而行,永遠沒有什麼奇妙的經歷?』是的,這些就是神問我的問題。事情到此暫告結束。

  『轉機來了。某晨睡醒之時,我忽然看見在我前面有一雙手,在極大的光裡,提著一塊破爛污穢的碎布,有一個溫柔的聲音向我說,『這就是你過去事奉神的成果。』『但是,主阿,在這些年間,我豈不是已經奉獻降服了你嗎?這些都是奉獻的工作呀!』『是的,我的孩子,可是你所有的事奉都是奉獻的己呀!都是出於你自己的能力,是你自己的救人計畫,是你自己的敬虔。我承認這一切都是為著我而作的,但是我不能否認這些工作仍舊是你的自己。』

  「這實在對我是個可怕的揭穿,使我深深地自卑,仰望基督的寶血潔淨我。接著那個安靜微小的聲音再一次說話,這時祂說的是,只有短短的一句:『釘死』。釘死,這是什麼意思呢?我並未尋求釘死,我乃是尋求充滿。可是羅馬書六章六至十一節在我身上變成了一種能力,我開始明白『我們的舊人和祂同釘』是何意義,保羅在加拉太書二章二十節所說的『與基督同釘』又屬何意。我就像嬰孩似的,安息在神所賜給我的話語上面。那時神『樂意將祂兒子啟示在我心裡,叫我把祂傳在外邦人中。』——我認識了復活的主。」

  這個啟示突然臨到,並非在『等候神』的時刻,也不是在與眾人一同尋求這個祝福的時候,卻在三月間的一個早晨,當她在吃早飯之時,主的大榮耀顯示在她的靈裡,猶如當日向走往大馬色路上的保羅顯現一般。這個榮光能力浩大,使她急忙奔回她的內室,雙膝跪下,默默敬拜。

  「十字架引進聖靈,聖靈領回十字架。」先有己生命的揭穿,然後樂意接受神的判決。甚至「奉獻的己」仍舊是「己」,必須「釘死」,不然基督的靈無法從人的器皿媢顯出來。隨後就有復活之主的顯現,主自己的靈進來,充滿了這個倒空的器皿,結果使她立刻得到能力的澆灌,照著她長久所渴慕的,能在事奉上蒙主悅納。神的靈將人浸入基督的死(羅六3),使人的靈脫離了「肉體」和「魂生命」的轄制,得以藉著聖靈成為神的居所,並成為一支暢通的水管,輸送神的生命給乾旱的人們。「各各他先於五旬節。與基督同死先於聖靈的充滿。能力!是的,神的兒女需要能力,但是神不能把能力賜給舊造,也不能將能力加給未經釘死的人。或者有人會得到一些能力,然而距離神所要給的,是何等遙遠。撒但會把能力交給『老亞當』,可是神不會這樣作。」

  那天晚上,她從聚會所回家正在路上之時,她的靈脫離了一切捆綁,衝入雲霄,直趨天上,猶如突出內監,投入神的懷抱一般。這個經歷,非常神聖,幸好她多年後留下筆痕,透露一些內情:「一八九二年三月十八日,我獨自搭火車,從威波頓(Wimbledon)返利趣門。忽然我的靈似乎突破塵世,衝進屬靈的境界,投入父的懷抱中。一連數日,我都感覺自己好像一個嬰孩,躺在父親懷裡,舉世黑暗而我獨明,這個光輝明如水晶,皎潔非凡,使每點罪惡暴露無遺。我看馬路行人,猶如隔世相睹。次晨主站在我旁邊,我抱住祂的腳。晚間赴禱告聚會,所有的青年婦女全都哭泣在主面前。當我走進查經班,房間裡似乎充滿榮光。從此有神生命的河流湧出,川流不息,布漫全地。這是我的聖靈充滿。經過數個月迫切地尋求,呼籲主的聖靈作在彼得身上的工作,同樣的作在我身上。神不折不扣的垂聽了我直接了當的禱告。講道的自由和口才忽然賜給我,好像在五旬節的日子所賜給彼得的一樣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