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藏的祈禱生活

大衛.麥因泰生平
前言
一、祈禱的裝備
二、祈禱的生活
三、心思的導向
四、專心敬拜
五、認罪
六、懇求
七、隱密處的寶藏
八、明處的報答

回到靈命進階

五、認罪

  紅花點綴花園──亨堜_.索斯(Heinrich Seuse)

  一個充滿罪惡的靈魂發現在上帝堛熙j免
  是件偉大而又罕見的事。
  純福音的真理沒有任何的陰影,絆腳石,
  或可拿任何其他東西與之相比擬。
  因此所有的受造之物無不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  ──約翰.歐文(John Owen)

  祂向我吹氣前
  我活在罪惡枯乾中
  祂用釘痕的手擔當我的名
  把我的名刻在祂的心上
  等候,我的心在等候
  政權擔在祂肩上的那位
  我雖久久等待,但不被棄絕
  我全能的神是自主的神。
  哦,城門啊,打開
  帶著永恆的大能,我主
  升上高天,擄掠仇敵
  我長久的捆綁已被解脫。
  ──格林威(Dora Greenwell)

  「我們若認自己的罪,神是信實的,是公義的,必要赦免我們的罪,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。」(約壹一9)認罪是悔改的罪人第一要作的事,是聖靈的恩典。當神在尋找一個居所時,祂預備一個「憂傷痛悔的心」。和好的祭壇是在新約的殿門入口之處;從祭壇敬拜者經過洗濯盆直到與神相會之處──有血漬的施恩座。

  現在我們提到認罪,就是那些接受耶穌基督而被稱義的,雖然他們是神的兒女,卻仍舊是罪人。當他們行走在光中時即意識到他們罪的羞恥及可惡,這是他們在還未重生時所沒有體會到的。因此就在神的面光中舉起他們一切的不義和背道呼叫:「我向你犯罪,惟獨得罪了你,在你眼前行了這惡;以致你責備我的時候,顯為公義;判斷我的時候,顯為清正。」(詩五十一4)

  認罪要具體,不要大意含糊。華博頓主教(Bishop Warburton)說:「基督信仰是關乎細節的。」根據以色列律法的禮儀,在贖罪日罪得以轉移(赦免)是在於認罪。「他(大祭司)兩手按在羊頭上,承認以色列人諸般的罪孽過犯,就是他們一切的罪愆。」(利十六21)在個人的獻祭上也是如此,他要按手在燔祭牲的頭上(利一4),然後禱告:「耶和華我懇求你,我犯罪,偏行己路,背逆,我犯了……。」然後明確說出所犯的罪,獻祭者繼續禱告:「但我悔改,願這祭牲成為我的贖罪!」站在被毀滅的耶利哥城旁,約書亞對亞干說:「我兒,我勸你將榮耀歸給耶和華──以色列的神,在他面前認罪,將你所做的事告訴我,不要向我隱瞞。亞干回答約書亞說:我實在得罪了耶和華──以色列的神。我所做的事如此如此。」(書七19-20)新約聖經也給我們明確的應許:「我們若認自己的罪,神是信實的,是公義的,必要赦免我們的罪,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。」(約壹一9)一位有智慧的老作家說:「神的兒女會一件件地向神認罪;一個不成熟信徒的認罪是批發式的認罪;他會大體上承認他是個罪人;然而大衛卻是手指著傷口說:『在你眼前行了這惡』,(詩五十一4)他沒有含糊地說『行惡』而是說『行了這惡』,他是在指他流血之罪。」

  在日常生活中,若良心發現我們犯了任何罪,都要立即認罪,以信心支取基督的寶血來潔淨,使得雙手得以潔淨。過後又要更詳細地審察這過犯,從神的眼光來看這罪的嚴重性過於當時我們所能領會的。而如果這罪是我們經常會犯的,我們要憑信把自己交在神憐憫的手中,奉基督的名祈求使我們不再讓祂憂傷。約翰.歐文(John Owen)勉勵我們:「思想罪的嚴重,使你謙卑下來。思想罪的權勢,使你尋求神的能力來勝過。但不要思想到罪的本身,……免得你更受纏繞。」

  當我們的心在神前更柔順時,有時我們會回想到先前已承認過且被赦免的罪,而如此行會在我們良心上留下烙印。這時我們可以重新向神求饒恕。因我們非屈身於基督的審判台前,而是來到藉著基督使我們與之合好的父面前。更明白以往過犯的嚴重性會帶來更深的悔改。在聖靈的引導下我們可以如詩人一樣的禱告:「求你不要記念我幼年的罪愆和我的過犯。」(詩二十五7)雖然這些罪已經受對付了,但聖靈的定罪會帶來人的懺悔,忽視聖靈的定罪會讓聖靈擔憂。

  親愛的救主,是我罪的重擔壓制了你,
  雖你無限的忍耐,我仍感到你的傷痛。
  我的罪雖被赦免,但加於你的慘痛
  乃是我的罪愆。

  在內室堛瑣瑍m最重要的乃是應該順服保惠師,是藉著祂我們禱告才能蒙悅納的。爾斯根的日記堶掩﹛G「今早我在禱告中滿有活氣,對主也有很大的盼望。我覺得神是我生命的泉源,我的力量和喜樂。並發現除非耶穌是我的生命,我根本沒有配得那名的生命。但一回想到我的罪惡,污穢和墮落,開始認識到我的邪惡,那時我甘甜的感覺即消失了。這讓我學習一個功課,我們要因我們是罪人而謙卑在主面前,否則祂的同在必退去。」

  每當多馬.波斯頓(Thomas Boston)感到自傲時,即想到他以往的過犯。我們也可如此行,使我們不驕傲而更謙卑。據說劍橋的查理斯.西緬(Charles Simeon)在他個人的禱告堙A格外傷痛,俯伏在主前。我們也可如此行,但不要忘記我們還是神的兒女,不要失去在基督堛煽L貴地位。路得福說在天堂堸ㄓF「羔羊是配」之外是沒有別的歌聲,因祂的寶血洗淨我們的一切罪。

  剛硬的心

  古聖徒習慣用感恩的心守一節日「為罪憂傷日」。有時會因他們靈堛漲漕I而憂傷,但卻不會因情感冷漠而停止祈求,反而他們還是在神施恩座前以摔跤式的禱告,向主認罪悔改直到他的心破碎溶化。帶著決心向主──認罪,直到心在罪的傷痛中融化。心靈的死沉有許多的原因:

  1.一個服事神的人以往是非常火熱的,但因缺乏燃料或是鬆懈之故,他失去對神起初的愛,以致在他愛的祭壇所剩的只是一點灰燼而已。他最大的憂傷是他對罪沒有憂傷,他最大的重擔是心堥S有負擔。「哦,讓我再次活在對基督的恐懼中」一個在深淵邊緣痛苦呻吟者說。他徘徊在其中,實在無法忍受對主如此的冷漠。一個感到對基督冷漠的心靈常是比他自己所想像的更靠近救主。西拔(Shepard)說:「一個死沉、盲目的心靈被基督吸引勝過所有的憂傷,羞辱和驚嚇。」

  2.有時心靈的死沉很可能是聖靈的工作,向我們顯示以前所未覺察的罪。正如一個人遙望著天上的星系銀河,只看見模糊不清的霧圈,但若用望遠鏡一瞥就會看見無數的星宿。同樣的,我們對自己無數輕忽的過犯也是不在意,直到我們在內室與神交通時察看這使神的臉面蒙上一層雲霧的,原來是我們未經承認的眾罪。我們若還未與神有活潑的交通,讓我們與詩人一樣祈求:「神啊,求你鑒察我,知道我的心思,試煉我,知道我的意念;看在我堶惘酗偵繯c行沒有,引導我走永生的道路。」(詩一三九23-24)。那「用燈巡查耶路撒冷的」(番一12)的確會很仔細地如煉銀子,篩大麥一樣地審察我們。祂會從我們天然人的深處揭發一切不合基督的心思意念,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,使它都順服基督。

  3.心靈的死沉也可能源自我們未盡的職責,沒有抓住機會,恩典的忽視。大主教烏沙(Archbishop Ussher)常常很謙卑地禱告,求神赦免他疏忽和失職之罪。每一日子就如一艘大貨輪載滿了聖職善行直航行到永恆之彼岸。我們揮霍掉多少的時刻!失去了多少機會!浪費了多少神的恩賜!同時,世上一切及所有的潮流都在消失褪色。

  4.在我們心靈還有一件是比隱藏的罪藏得更深──那就是罪性,這必死的身子。當我們承認我們肉體的敗壞,我們就需要照著我們的經歷發言。當我們在恩典上長進,當我們習慣於將我們的思想感覺帶到這聖者銳利的光照中,當我們敞開全人在聖靈的恩典影響下,我們就能更看透我們本性中的罪根,直到我們如以斯拉一樣哀哭:「我的神啊,我抱愧蒙羞,不敢向我神仰臉。」(拉九6)據說馬丁路德有一整天發現他的罪性是如此的醜惡,可怕的光景如同毒液滲入他的身心靈,以致他全身沒氣息好像死了一般──無聲息,無感覺,連血流和心跳都似乎停止。

  西拔在一特別禁食的日子,寫道:「11月3日,我看見罪是我最大的邪惡而我是何等的污穢,只有神是良善的,因此我厭惡自己,神讓我看見自己的真像,……我即來到神前在祂堶控o安息。」

  約拿單.愛德華滋有一次在他日記上記述他發現基督的榮美的經歷,接下去他寫著:「我的罪惡長久以來是難以言喻的,吞滅了我所有的思念,如同洪水或大山掩蓋我的頭。我不知如何形容我的眾罪,無數無數的罪愆!過去那麼多年,無數無數的罪愆在我的意念中,我的口中。」(當基督的榮美聖潔向人開啟時,接下去就是揭發人性的敗壞邪惡。)

  當約翰.頓肯(John Duncan)臨近死亡時,他如此真切地說道:「當我想到屬肉體的心思是與神為敵時就恐懼害怕。我還沒得親眼見這真面目,但想到就令我恐懼,甚至身體難受。」

  可能神只領祂少數的兒女經過這麼廣寬水深之處。而除非祂指引,我們不能試著去跟隨。我們不敢去效仿未有的經歷,但卻可以照著神所顯示我們的,承認我們天然的罪孽。培生博士(Dr.Payson)說:「有一件事能證明我們是在基督埵蚍誚不能假冒的是──當神揭露真信徒他肉體的罪性時,所經歷的憂傷和痛悔。」

  但另一方面,基督的愛有時會充滿人心,雖然對罪記憶猶新,罪惡感卻蕩然無存──被汪洋大海似的平安和恩典所吞滅。永生神的造訪無疑的是天堂極樂的前奏。因為在榮耀中所有被贖族類的歡歌是世上任何歌曲不能比擬的。那時還繼續的慶祝神羔羊之死但罪卻不被提到,我們所有過犯的果子全被消滅,一切惡行的苦果全被塗掉。救主釘痕的手腳和被刺的肋旁是惟一紀念著人類罪惡的表號。所以當地上蒙救贖的人群回想他們的過犯時,他們只須仰望基督;罪的任何回憶都在那位戴著荊棘冠冕忍受十架的救主大愛中消失了。

  人的過犯越多,
  心中的憂傷越大,
  讚美的歌聲也越響,
  因祂已全部赦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