屬天的聖徒

第一部 信心事奉的見證人

壹、慕勒略傳
貳、慕勒日記精華摘要
第一章 早期的信仰光景
第二章 獻身傳道及信心生活
第三章 孤兒工作的開始(1835-1845年)
第四章 第二、三孤兒院的設立
第五章 建設五所孤兒院(1845-1870年)
第六章 個人事件
第七章 結語

第二部 戴德生屬靈生命的成長

前言
一、幼年生活1832-1849年(出生-17歲)
二、重生得救1849年(17歲)
三、蒙召1849年(17歲)
四、新生命的成長1850-1853年
五、磨練中信靠順服,生命不斷更新1854-1868年(22-36歲)
六、與主聯合,生命進深1869-1870年(37歲-38歲)
七、付代價挑重擔,不負神的重託1870-1898年(38-66歲)
八、成熟生命結碩果1898-1905年(66-73歲)

第三部 蓋恩夫人小傳

第一章 引言
第二章 生平及經歷
第三章 得救與奉獻
第四章 熱心事奉及追求神
第五章 冷淡退後
第六章 家庭生活的逼迫
第七章 成為活水的江河
第八章 為耶穌被交於死地

自傳摘要

第四部 賓路易師母小傳

序言
一、我已分別你為聖
二、開始追求
三、得著能力作見證
四、結出許多子粒來
五、傳揚十字架
六、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
七、得以從死奡_活
八、被澆奠在壇上

二十世紀初,普世復興與賓路易師母十架信息

  六、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

  「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」(西一24)

  賓師母有嚴重的肺病,身體極其虛弱,她卻被神重用,神的能力托住她-她能勝任繁忙的工作。神不但藉著她興旺了本國(英國)的事工,神還差遣她到別國去。她曾到過瑞典、俄國、芬蘭、丹麥、加拿大、美國、印度。神藉著她使許多人靈性復興而蒙福,神藉著她使許多人的靈魂蒙拯救。她每一次的領會都有神的同在,看到聖靈深入人心的工作-多人在神面前流淚禱告。散會後就有許多人來找她個別談道。當她在俄國聖彼得堡工作得精疲力盡時,有人送她到莫斯科去休息。從以下一段經歷中,我們可以看:她是何等順服!何等信靠!

  我染上了重感冒,又開始咳嗽,我知道主要在我身上工作,我在旅館中花一些時間禱告,我看見主在對付我:在這人地生疏的莫斯科,沒有禱告的同伴-祂讓我患了重感冒,這真是一個蒙福的考驗。我心中沒有絲毫恐懼和疑慮,我並不孤單!身處俄國和家鄉沒有兩樣。在一個陌生之地,重新證明祂的能力是何等可貴!我跪下禱告說:彼得堡的工作必須完成,我一定得痊癒,這樣才不會令那兒的人失望。然後,我翻開聖經,讀到「耶穌頓時覺得有能力從自己身上出去,……說……你的災病痊癒了,」事情就這樣成了,我的鼻涕立刻止住了。我的同伴回來看著我說:「你是好多了嗎?」我說:「是的,主醫治了我。」我覺得重新得力,頭腦清晰,可以從容坐下來寫作。

  這是她第二次到俄國後寫給一位姐妹的信:

  神如何地改變了那些人的生命,去年祂所賜的福氣已深深植入這個國家,今天這福氣進入了更深的境地。在俄國最後的一週,是全力爭戰為要得人的一週;器皿破碎,活水江河湧流而出。沒有人抵擋這信息,每一個人都從堶控筐了。神讓我更清楚地看見:這爭戰是要除去空中黑暗的權勢,我們當奉主的名奪回陣地;如此聖靈才毫無攔阻地自由運行。我靈堛滬t擔日益沉重,「被壓太重,力不能勝,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;自己心堣]斷定是必死的,叫我不靠自己,只靠叫死人復活的神。」(林後一8-9)我現今更明白,我需要祂復活的生命,將我從幽谷拉起,進入得勝之地,並將陣地從仇敵手中奪回。神差遣我到世上黑暗之處,叫我們立足其間,然後奉主的名得勝。我們在產難中可能「被壓太重」,直到如同死了一樣,好叫基督復活生命將我舉起,帶到得勝之地。這樣,黑暗的權勢必被擊潰,生命的靈才能毫無攔阻地自由在人們中間動工。讚美神。

  1898年12月她因病在海邊休養五星期,這段時間,她是在「幔內」與神親密交通。在信中寫道:

  讓我逐步明白,「在肉身上補滿基督患難的缺欠」(西一24)這話的意思:我們所受的一切苦,從神的國度來看非常有意義。我看見以前從未察覺的罪;就在罪與苦苦掙扎的過程中,一天神對我說話,這段時光是我一生中最奇妙的經歷。神以恩慈將祂自己啟示給我,我寫的書和信息有前所未有的能力,因祂給了我更充足的亮光,神所賜的一切亮光都是藉著我的受苦讓我看見的。神所啟示的聖潔令人不敢逼視。

  她回家時病體大致復原,她深感仍需保持安靜,她深願在安靜中等候神的啟示,為了避開英國肢體們日夜來訪,以及瑣事的干擾,神再度將她帶往聖彼得堡,在那埵w靜。神將《雅歌》啟示給她,她的名著《隱藏者》就是此時形成的。她不停地寫,當她寫完第七章時,突然受到肺炎猛力的襲擊,很快就挨近死亡邊緣。有十天十夜之久,姊妹們舉起信心的手禱告,當她們信心略有動搖時,魔鬼就節節逼進;一旦她們抓住神的話,站在神所給的信心上,魔鬼就立刻敗退下去;這場爭戰終於得勝。在賓師母的信中說:

  對於我自己的病,我心中一無恐懼;我的工作尚未完成,神在這事工中,祂知道如何裝備我以合乎祂使用。第一個星期的情況最嚴重。有一晚我感到自己昏迷過去,我的靈魂似乎正欲飄離,我盡心力說了一句:「我不要死」;然後我又恢復知覺。神正將我一步一步帶進更深的安息。照肉體說,一下子痊癒是最好不過了。但我明白,我必須完全把時間問題放下來。祂的旨意是最美好的,願祂按照祂的時候,這場爭戰達三星期之久毫不鬆懈。

  在她病倒的第六個星期,體溫恢復正常;再過二星期,她回到家中。在她回家後的第二天,當她等候默想第八章的信心時,她的寫作力又恢復了;《隱藏者》終於寫成了。她經歷了死蔭的幽谷;當她站在克思維大會的講台上傳信息時,主復活的大能吞沒了她一切的軟弱。

  她看到,神既要她休息,她就必須像事奉一樣,忠心休息。她認為:作為一個神所使用的器皿,她的深處必須對神的命令有敏銳感覺。神若叫她「停!停!」就當停下來;神若命令「前進!」她就不停勇往直前。她說:

  我學到了一個功課;若要順從聖靈的帶領,有時我們必須對人來的聲音有聾又啞!

  在她的日記奡蕉g道:

  若不是祂顧念我們,真會因工作過度而垮下來。人們就是不知道如何輕鬆下來喘口氣。

  她在俄國大病一場之後,她的肺部一直很軟弱,她曾到瑞士治療。她在瑞士休養時,寫成《約伯的故事》。她在屬靈經歷上,實際進入了約伯記最深的靈堙C她在靈埵h少經歷了約伯的悲慘。這位受苦者的凶險經歷,和最終得到的喜樂,都在顯明神智慧的對付祂的兒女;讓祂的兒女經過水火,到豐富之地。她闡明了信徒歷程的經歷,而不是頭腦的產物。

下一篇  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