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
一月刊

2018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17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16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15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14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13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12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11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10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09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08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07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06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05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04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03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02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01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2000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1999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1998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1997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1996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1995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1994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1993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1992年
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1991年
九月刊 | 七月刊 | 五月刊
三月刊 |
一月刊

1990年
十一月刊 | 九月刊 | 七月刊
五月刊 | 三月刊 | 一月刊

1989年
十一月刊 | 九月刊 | 七月刊
五月刊 | 三月刊 | 一月刊

1988年
三月刊 | 一月刊 |
1987年
十一月刊 | 九月刊 | 七月刊
五月刊

1986年
十一月刊 | 九月刊 | 七月刊
五月刊 | 三月刊 | 一月刊

1985年
十一月刊 | 九月刊 | 七月刊
五月刊 | 三月刊 | 一月刊

1984年
十一月刊 | 九月刊 | 七月刊
五月刊 | 三月刊 | 一月刊

1983年
十二月刊 | 十月刊 | 八月刊
六月刊 | 三月刊 | 一月刊

1982年
十二月刊 | 十一月刊 | 十月刊
九月刊 | 八月刊 | 七月刊 | 六月刊五月刊 | 四月刊 | 三月刊 | 二月刊 | 一月刊
1981年
十二月刊 | 十月刊 | 七月刊 | 四月刊 | 一月刊




獄中人的朋友

  「因為我餓了,你們給我吃,渴了,你們給我喝;我作客旅,你們留我住;我赤身露體,你們給我穿;我病了,你們看顧我;我在監堙A你們來看我。……王要回答說:『我實在告訴你們,這些事你們既不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,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。』」(太二十五35-41)  

  十多年前,我到美國訪問正在研究所讀書的弟,就在這機會中遇見黃明鎮弟兄一家人,那時他是當地一個教會的主要負責,夫婦正在上班。沒想到不久,黃弟兄回台探親,遇見服事監獄受刑人「更生團契」的創始者陸國棟弟兄,陸弟兄即向黃弟兄提出請求,請黃弟兄接棒,因黃弟兄修習警政,曾參與警政工作。

  許多年前蒙譚牧師邀請,曾到花蓮監所向受刑人講道,又聽見譚牧師說:「他來花蓮是陪受刑人坐監,但別人有期限,他是無期。」我也了解他在獄中教化所受到的阻礙和困難。這期間對於「更生團契」了解不多,雖我與黃弟兄偶而有電話問候。最近黃師母回美休養,才有機會多了解「監獄工作」的艱難及收穫。所以,收集一些資料與大家分享。希望海內外信徒能了解他們服事的情況,為他們代禱,若有負擔也可參與,無論能否親身參與都有許多機會。而且,在世界各地最容易接受福音的地方就是監獄。

一、獄火重生  黃明鎮

  (一)模範囚犯

  談模範,我在全台各監所從事教化工作所接觸的人犯中,好多位都堪稱為模範,只是我們國內沒這個「頭銜」罷了。
獄中龍蛇雜處,環境複雜,求好是他們的生存法則;成績好,有加分,對假釋有利。獄中人盡力想做好,是人性善良一面的發揮,是黑暗中的一道曙光,圍牆外的社會恐怕難以體會。

  大哥影響力 精神感化人

  三年多前,道上兄弟劉煥榮還有台北看守所時,他也應當算是個模範。他當模範,並非「名氣大」,而是「作用大」。情緒不穩的囚犯,經他三言兩語一勸,就平靜下來;一些不肖子,常怪父母來面會不帶錢,被劉大哥說幾句,收斂多多。

  曾有人安排一精神病患服侍他,過不久,他又替那病患洗臉、擦身。他教人犯學畫、練字,鼓勵人犯寫信回家報平安。臨槍決前,他那句「黑道無英雄」的警語,震碎黑道大哥逞血氣之勇的美夢。

  劉煥榮的坦誠認罪,關懷人犯,使不少人對他生出憐憫之心。政府雖槍下不能留人,他卻給人留下一些美善的回憶。

  兄弟變弟兄 我能你也能

  南部一所監獄堙A有個用枴杖走路的囚犯,自小患小兒痲痺,混幫派,個性偏激,兩度因盜劫坐牢。在獄中,天天打架,被隔離、送違規房都不怕。

  有一回,從台北來了幾位以前是道上「兄弟」,現在是教會「弟兄」,來現身說法,唱詩、作見證。他想去聽,教誨師說:「我教化你三年,你一點都沒變,聽一次有用嗎?」

  結果,那一場聚會堛漱@兩句話──「我是兄弟變弟兄」、「我能、你也能」,深深地震撼他的心靈,扭轉了他整個人生觀。

  此後,他開始與義工通信,寫函授課程,接受別人規勸,也主動幫教誨師做事。三年後出獄時,他一反獄中禁忌,對送別人道「再見」,拋下一句:「我必再回來!」

  潛修兩年後,他兌現諾言,雙手抓著拐杖,吉他掛在一邊,每週兩次走進監獄,用耐心去輔導兄弟。

  頓悟當年錯 強盜變傳道

  一名眷村長大的囚犯,曾是公務人員,白天上班,晚上開賭場、收賭債。因槍械案坐牢,由於平日無拘無束慣了,瞬間成了要睡在廁所旁的「菜鳥」,心中覺得很不是味道。

  某夜,想起當年兄弟捧揚,在五星級飯店住總統套房的是揮霍情景,不禁悲從中來。夜半的飲泣聲驚動了查房的主管;詳問後,他表示是在「向神懺悔」。後來他真的悔改了。

  他律己甚嚴,省吃儉用,並協助戒護人員,擔任自治員工作,對穩定囚情,大有幫助。出獄後,他讀了四年神學,獲得學位,並再度踏入監獄,成為國內第一位人犯出身的「監牧」。

  死囚展笑顏 良知救一命

  還有個因連繼竊盜、搶劫被判死刑的囚犯,父母覺羞恥,朋友離他而去,唯一常來探監的哥哥,不知何故,舉槍自殺身亡;在重重打擊下,他覺得人生乏味,無心上訴。經輔導人員多月的開導、關心,他重燃生命的火花,臉上開始有了笑容。

  當再度被判死列時,他極為坦然,自知罪有應得。上訴最高法院時,他供出另一件從未供出的搶案,原只擔心拖累別人,不想讓別人替他擔罪,後來,法官衡量他犯罪後的態度,認定他的良心未泯,實話實說,未曾掩過飾非,改判他無期徒刑。

  現在,他堅強地活著,正在獄中的高中補校全力衝刺,盼望考上大學,回饋社會。

  社會上有「模範警察」、「模範教師」,不一而足;獄中人有些是「浪子回頭金不換」,選幾個當模範,應有正面的社會教化與啟示作用,您以為如何?

  從監獄回天家

  三年多來,我在監所輔導過的死刑犯不下二十個;大陸來的馬曉濱、殺雙警的李立忠等都與他們談過道。有的態度溫和,但拒絕福音;有的倔強不馴,揚言要報復;有的則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但經同工及義工們長期帶領之下,信主的死刑犯都曾留下美好的見證。像溫錦降臨走之前,見人就勸他要信耶穌;在刑場,同案的三個人面無表情,他則低頭禱告,並捐出一對眼角膜。吳新華集團的李德善,處決那天凌晨四時從窗口看到執行官的車隊開進來,就跟同房的徐弟兄說:「感謝主!如果他們不來,我就不能回去見天父!」今年三月執行的「新店之狼」施曙彧,捐出全部器官,他的主管事後見證說:「他走得漂漂亮亮。」還有劉錦鐘,他除了捐贈器官外,他在執法人員、醫生及記者等多人面前做了極美好的信仰告白。我們懷念這些弟兄,相信神也已經接納他們並寬恕他們一切的罪過。

  傳福音給死刑犯像傳給一般人犯一樣,是主的託付,背負他們靈魂的重擔也是不得已的,因為實在不忍眼睜睜看著他們從「監獄」走進「地獄」。輔導死刑犯,我為他們的靈魂時刻儆醒,在他們執行前,我難吃難睡,也是必然的現象。

  目前在台北看守所內,每週固定兩次「更生團契」的聚會堙A還有近十位死刑犯,他們有的信心不錯,但極需要代禱與關懷,更需要專職人員來投入,這是主的工作,十字架上主還是給釘在旁邊的死囚有機會悔改。

  弟兄姊妹同工們!我們的力量不足,請伸出援手,一齊來把死囚的靈魂從陰間的門搶過來,帶進主基督神愛子的國度堙C

  (二)首重重生生命更新

  最近台灣各監所人滿為患,一個原本只收容七個人的舍房,現在要擠十二人,每個受刑人平均只能享有零點四坪的空間,比一個榻榻米還小。「坐牢」用坐的還可以,要躺平睡覺就有問題。目前監所人有四萬三千五百人,比原定收容額超出一萬二千人。雖然每天有人出獄,但進來的比出去的多,所以近半年來,每個月約增收八百名。五個可容千人的新監不久即將啟用,但以當前爆滿的情形及增加的速度來看,即使每年蓋十個監獄,還是人擠人。

  減刑緩解監所壓力?

  因此,法務部想建議總統「減刑」,以緩解擁擠壓力。減刑當然是德政,也是受刑人夢寐以求的事,對減刑出獄後能更新向善,不再犯罪的人來說,提前出獄不啻是天賜鴻恩。但對出獄後一年內有可能再犯的更生人而言,減刑只會帶來更多的苦惱與社會的不安。

  「立志行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。」以七十七年減刑出獄的七千八百多個案例來看,百分之三十的煙毒犯及百之二十二的竊盜犯一年之內又告回籠,而八十年元旦減刑當天出獄的五千五百人中,就有慣犯早上出監門,晚上又被逮回,也有煙毒犯早晨出獄,下午就在自己家中,因注射毒品過量而暴斃。

  首重生命更新

  反觀接受牧師教化成功,信了主耶穌的更生人就不一樣。他們出獄後,會來「更生團契」談信仰,來找工作,有的找到工作後,還會將所得的奉獻十分之一答謝上帝,他們知道「施比受更為有福」;有的表示願意受栽培,要去讀神學,甚至也願意以親身靠信仰改變犯罪習性的經歷,再回到監獄現身說法,以自己走過的寶貴血淚歷程,毫無畏懼地,來愛來勸他們的「兄弟」悔改。

  「減刑」、「緩刑」或「易科罰金」當能解決當前監獄超額收容的問題,用意極美,然而生命的更新其實更是當務之急。人的問題在人心堙A被污染的心靈獲得基督的寶血淨化之後,人自然不犯罪。「更生團契」這十年多來差派牧師在監獄教化,三千多名受刑人歸信基督名下,僅有不到百分之五的人再犯,與目前平均百分之四十二的再犯率相比,有如天壤之別。

  獄中人受教化,圍牆外的自由人也來信基督,接受信仰洗禮,社會就會多一點愛,少一點貪。人有了基督的信仰,就有新生命,不會犯罪,也不喜歡犯罪,如此,監獄自然門可羅雀,甚至要關門大吉。

二、歡喜歸來   黃許馨潔

  「……你們這樣做,對弟弟和我都不公平,神呼召你們,祂可沒有呼召我!如果你們不能將我留在美國,何不將我送去孤兒院?」

  作夢我也沒有想到,在美國住了將近二十年,我們還會回台灣定居。向來我最怕當傳道人的太太,出乎我自己意料的,如今,我卻歡歡喜喜地走上這條既艱辛又蒙福的道路。

  1988年6月以前,我是加州大學營養指導員,五月底我辭去這份做了九年半的工作,六月底與丈夫攜子帶女回到台灣;身份和服事地點同時改變,這是我生命史上嶄新的一頁。二十年前到美國結婚時,主耶穌宛如掛在牆壁上的一幅畫像,離我甚遠。隨著年日,對祂的認識也加深,我經歷了祂個人化的柔情細愛,曉得祂復活的大能,為著回報祂的愛,願意和祂一同受苦。「愛」是最大的動力,祂以「愛」吸引我,使我像鐵物受磁石吸引一般,逆著本性,由祂隨意調度差遣。

  四年多前回台灣探親時,我已十二年沒有回來過,對兩個在美國出生的孩子更是生平第一次。在這之前,外子受路加福音第四章十八節主話語的感動,希望回到他久別的故鄉還福音的債。藉著主奇妙的安排,我們認識了陸國棟弟兄──更生團契的負責人。與他素昧平生,第二次見面時,他卻向我們發出大挑戰。他說自己年紀已大,兩、三年來他向主求一個接棒人。他指著外子說:「我相信你就是神為我預備的那個人!」我倆驚愕得說不出一句話。他接著說:「你們回去後要好好禱告,若有感動就要順服。」

  兩天後,坐在返美的飛機上,我慶幸自己像蜻蜓點水一般,只需在這塈@短暫的停留。我問外子:「我們不會回台灣吧?」可以找到一籮筐的理由啊!兒女的教育費用、美好的工作要放棄、親情的割捨、生活方面的適應……等。放下十七年辛苦打拼的基礎?令人不敢想像,也不可能吧!聽到女兒向來送行的親戚說:「十五年後再見吧!」我也能瞭解她心中的感受。她覺得這一趟台灣之行既乏味又痛苦。

  奇怪的是,回美國後每當在眾人當中提及台灣的種種,我就似乎背負重壓,情不自禁地熱淚盈眶。夜靜更深時,台灣廟宇、電視上、計程車的偶像、占卜、算命等迷信的情形,治安的不穩定……令我反常的無法入眠,斷串似的淚珠幾次濡溼了枕頭。當時在日記中寫:「我捨不得離開美國,我的親戚朋友都在這堙C後院、前院十幾種結果纍纍的果樹令人留戀……。然而,這是我的想法,是我假定主對我沒有呼召,如果主有明顯的意旨,那又另當別論了。」

  十二歲的女兒知道要回台灣定居的事後,幾個晚上哭泣、睡不著覺。她寫了一封信向一位青少年雜誌的主編訴苦,她也對我們說:「你們這樣做,對弟弟和我都不公平,神呼召你們,祂可沒有呼召我!如果你們不能將我留在美國,何不送我去孤兒院?」教會眾兄姊迫切為她禱告,主也讓她經歷一些奇妙的事。回台前不久,她給我們寫了封信:「有一件事也許你們會覺得好笑,但我還是要告訴你們。雖然現在離回台灣只有三個星期,但我已經等不及啦!」古實人不能改變膚色,豹不能改變身上的斑點,(耶十三23)但在人不能的事,在神凡事都能。

三、小事一椿威力大    黃明鎮

  一封短函使浪子拉拔浪子,一句話使電腦鉅子矢志傳道,一隻虎頭蜂使典獄長重新思考人生……小事果然有大威力!
一封信、一句話,甚至只是一隻虎頭蜂,都足以影響人的一生,左右他的人生方向。

  小小信函一封 指引浪子迷津

  認識簡先生是因收到他從監獄寄來的信,其實他的信不是寫給我的,而是基督教某單位把他的個案及信轉介給我,要我去監獄探望他。

  從信上得知,他再過幾天就會出獄,於是趕緊回信函,言簡意賅地鼓勵他重獲自由後,一定要上教會。

  信寄出去好一陣子,一直沒有他的消息,但我寧願相信他有收到信,出獄後也有上教會,過不久,果然接到他的信,信堸ㄓF道謝之外,還說:「因著一信之緣,我現在已在教會堙K…。」

  他的信帶給我些許安慰,因為有些獄中人,我就是寫一百封信給他,也無法說動他。這簡先生在牢媦鼮L五年,渴慕教化,卻苦無專人帶領;他雖曾照著一把扇子上印的地址,寄信到一基督教機構求援,可是人家搬了地方,沒有回音;而我,只是禮貌性地回個函,寫幾個字勉勵勉勵而已,他竟聽進去了。

  事隔九年餘,因那一封信,簡先生如今已成為我們「更生團契」不可或缺的好夥伴。他負責一家「中途之家」,全力投入協助出獄更生人,給他們吃、住,用愛拉拔他們,幫助他們重營社會生活。

  註:「更生團契」有向受刑人寫信的服事,有負擔的弟兄姊妹,可加入他們的服事,用愛心關懷獄中人心中的苦悶,向他們傳福音。

四、基督教更生團契簡介

  (一)簡史

  基督教「更生團契」這個救贖受刑人的宗教服務團體,是一位老典獄長陸國棟退休後所創立的。從事獄政工作三十年的陸國棟,在當了二十多年典獄長後,有人問他:「你覺得鐵窗能拯救受刑人嗎?有人因坐牢而變好嗎?」他心虛,無言以對。

  陸國棟反省之後,認為監獄的意義,不應只是消極的處罰罪行,更應該積極的救贖生命。唯有福音能使受刑人心靈改變,靠著信仰的力量,才能使曾在黑暗中浮沉人邁向光明。

  於是,他退休後正式成立「更生團契」,從民國七十年九月開始,除了巡迴各監所佈道外,更派遣十位牧師長期義務駐監服務。

  後來陸弟兄因病暫卸服務受刑人的工作,民國七十七年起由總幹事黃明鎮接掌團契的運作,目前團契已成立有十五個區會,將近五十位全職駐監牧師及同工,及數百位義工投入監獄工作服務。

  (二)機構異象與使命

  向全國所有監所中的受刑人傳揚耶穌基督教福音,引導他們悔改歸主,藉著聖靈更新他們的生命,並幫助他們過基督徒生活,使他們出獄後,不再犯罪,促進國家社會的祥和安寧。相關服務對象如下:

  1. 在監人─已犯罪收容於刑事機構或技能訓練所的受刑人。  
  2. 出監人─自刑事機構或技能訓練所釋放或假釋的更生人。
  3. 虞 犯─有犯罪之虞的青少年、非行少年或受保護管束處分的人。(邊緣少年)

    目前工作重點:
  1. 加強全省監所內受刑人輔導工作。
  2. 配合監所戒治班教化課程。
  3. 區會設中途之家,收容出監更生人。
  4. 「花蓮信望愛少年學園」收容中輟生,輔導入學,學習一技之長。
  5. 不定期舉辦志工訓練,加強志工的專業知識。
  6. 關懷被害人,將福音帶入,使被害人與受害人之和好。
  7. 天使樹的活動,藉由聖誕節送禮物給受刑人的小孩,促進親子間互動。

  (三)信望愛少年學園

  前言:鑑於台灣社會誘因太多,加上父母疏於管教,青少年犯罪年齡逐漸下降,犯罪率遽增,每四個人犯中就有一位
是少年,這群青少年極需社會大眾及時伸出援手。

  源起:為防範青少年犯罪,團契以美國德州「卡法黎農場」模式,在花蓮縣光復鄉設立「信望愛少年學園」,專門收容有犯罪之虞,行為偏差之青少年,用「基督的愛」愛他們。盼望透過我們的付出與關心,問題青少年得以遠離犯罪邊緣,進而接受栽培成為社會上有用的人。

  規劃與期盼:學園內將提供完善的軟、硬體設備,訂定完整的教育及輔導制度,並施以多項訓練,俾使青少年離開學園後,無論投身軍旅,報考相關科系畢業,有工作經驗,以及具有教養輔導青少年之工作熱忱及負責任者擔任,重建青少年正確的是非觀、價值觀和人生目標,期盼他們能夠不再犯罪,進而有獨立的生活能力。

  輔導內容:

  生活輔導、就學輔導、職業輔導、心理輔導、宗教輔導、追蹤輔導。

  (四)更大的工場

  更生團契關懷「犯罪被害人」企畫書

  (1) 緣起:

  基於長期關懷全國受刑人及其家屬,有感犯罪被害人身心靈重建之重要性,本團契擬以實際行動,結合各界,幫助受刑人及其家屬,從傷痛中站起來,重新面對未來。在眾人的關愛中成長,不但過去的傷害獲得醫治,又得以進一步在仲裁者的協助下,與加害人取得諒解、和解,共同營造一個安和樂利的社會。

  (2) 正視被害人的心理反應與需求:

  「犯罪被害人」常有憤怒、心神不寧、敏感、恐懼、憂慮、孤單、失喪、控告自己、責怪別人等,常被遺忘的「犯罪被害人」,我們應適時予以安慰、支恃、接納、鼓勵、瞭解、心理反應,有些甚至試圖報復或了結自己的生命。對於這些無助、沮喪,藉關懷幫助他們療傷止痛,及早脫離陰霾,並除去報復或自殘的念頭,以面對新的人生。